洛衫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流年(三)

九.

为了安全,小孩们不允许自己用煤气,必须有大人陪同。而大人们通常懒得给孩子们再开一遍火,有孩子饿了便给块饼干或面包打发。而逍遥渡影是唯一一个亲自为他们下厨的人。每次他都会不耐烦地说真麻烦,然后到厨房给他们做饭。他也不同意小孩子自己做饭,万一操作不当煤气泄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等逍遥渡影知道他们用厨房这件事的时候,东方纤云已经14了,到了可以自己用厨房的时候,他笑着和逍遥渡影说没事的,我和飞星会照顾好自己。

逍遥渡影生气却无可奈何,把东方纤云批了一顿说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然后就随他去了,最后叮嘱他照顾好印飞星。

东方纤云当时还是孩子,被训了有点不高兴,但还是笑着点点头说好的老师。

十、

在印飞星考上高中后,他俩搬离了那里,自己租房子住。

他们俩拿的都是全额奖学金,不用操心学费,但是生活费还得自己想办法。

当时东方纤云高三了,学业特别紧张,每天看书刷题,晚上12点前没睡过觉,中午回家吃个饭然后去打零工。

东方家倒是提出要帮助他们,被他俩拒绝了。他们有预感,再不和东方家划清界限,他们一辈子可能就束缚在这里了。

如果他们资质普通就算了,偏偏他们那时都显示出了自己的才能,引起了东方家的关注。东方纤云和印飞星故意考差了些,加上逍遥渡影的帮助,才让他们离开那里。

不过东方家虽然没有重视到不让他们走的地步,还是对他们有关注的成分在,东方纤云和印飞星能避开就避开。 

十一、

“飞星,委屈你了。”东方纤云在印飞星进中考考场时带着歉意说到。

印飞星看着就不高兴,但还是说:”哥,没事的。“

印飞星最终比往常考低了70分。

那阵时间他兴致不高,等他俩从外面回来后,他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看习题,就看着书发呆。东方纤云找他他就应两声,久了他就说哥你先出去一会,我想一个人静静。东方纤云没留在屋里又不放心他,就在门外呆着。一次印飞星打开门吓了一跳,从此再没让他出去过。

东方纤云知道印飞星不好受,他本来有着考全市第一的水平,但是现在却只能将自己隐藏起来。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不敢说太多,怕刺激到他,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只能默默陪着他,说一些不相干的话。

那段时间印飞星的脾气非常暴躁,本来有人嘲讽他已经可以做到置之不理了,那段时间他却不行。除却和东方纤云和逍遥渡影说话时能够压住性子,其他时候一点就炸。而偏偏流言还不少,”就说他平时是作弊的吧,一到真正考试就不行了。"“果然是走后门的,就是靠脸长得好看而已。”“考的和我差不多嘛,浪费资源。”“到考场就怂,胆子真小。”

印飞星差点就和其中一人打起来,在他即将揍上去的时候东方纤云拽住他,然后自己一脚踹了过去,照着大腿根踹的,差点踹到鸟。

“你有什么资格说飞星。”东方纤云冷着脸说,“他成绩好你就嫉妒他,他长得好看你也嫉妒他,但你没办法超过他,只能通过说别人坏话这种下流无耻的方式让他痛苦,自己获取点卑鄙的满足而已。凭你的人品,你也没资格说他什么,你比他差远了。”

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印飞星背着东方纤云,去找了管理院子的大人们。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和那些人为了他认为不应该的事情道歉,他说东方纤云是为了他才和那位同学打架,是他心智不够成熟才考砸的,考完以后又心情不好,东方纤云怕刺激到他才和人打起来,要批评就批评他一个吧。

他是觉得不应该啊,他有资质,肯努力,明明应该优秀,却不得不将自己掩盖住,他觉得不甘心,也觉得憋屈。

可东方纤云就应该吗?东方纤云已经高二了,马上就要上高三了,学习压力本就很大,现在还要操心房子的事,还要分心照顾他。如果不是诸事压在头上,脾气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出口说别人。

不止是他,东方纤云也需要少考一些,虽然不至于向他这样降得这么厉害,但也失去了不少。他以前以为东方纤云不在意,现在想想,假若不是感同身受,东方纤云何至于对他这么小心翼翼?这说明东方纤云还是在意的,只是一直掩饰的很好而已。

他发现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不能只让东方纤云操心,他也要为他分走一些东西。

那之后印飞星的情绪平稳了很多,每天和东方纤云各自在书桌一边预习复习,看书刷题,要么就去看租的房子,要么商量未来,如果逍遥渡影在就听听他的意见。

睡觉时他搂着东方纤云,觉得自己此刻才安定下来,那些事都和他们无关,世界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不可抑制的想,如果是那样就好了。

十二、

东方纤云见到东方芜穹的时候18岁,东方芜穹19岁。东方芜穹站在迎新的队伍中,对东方纤云抛了个媚眼。

东方芜穹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只不过是见到美人的下意识动作,而东方纤云也没有放在心上。东方芜穹秉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美人“的原则,去要了东方纤云的微信号,在得知他的名字时一愣,暗道真巧啊,就是我想找的人。他笑着说好巧啊学弟,我也姓东方。

东方纤云警觉,和”东方“扯上关系他都会小心,但面上不显,笑着说学长那真是太巧了。

“出去喝两杯怎么样,美人学弟?这么难得的缘分。”东方芜穹搂着他的肩邀请。

东方纤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忙推脱自己不能喝。他对这里不熟,也不清楚东方芜穹的为人,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

流年(二)

五、

东方纤云第一次和印飞星见面那年,东方纤云九岁,印飞星七岁。

那天,东方纤云在院子里转悠,碰上了准备扫地的印飞星。

东方纤云在第一眼看到印飞星时,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纵然印飞星聪明,而且长得好看,但是对于东方纤云来讲那些并不是能让他关注的事情。

东方纤云真正开始注意印飞星,是在印飞星把扫把拿起来的时候。

别的孩子用的都是小扫把,印飞星拿的是一个大的,很醒目。

“你拿的起来吗?”东方纤云看着和他一样高的扫把,吓了一跳。

“可以的,”印飞星因为他搭话也吓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这样就能快点干完了。”

东方纤云看着印飞星动作有些困难,顿时起了帮助的心思,也拿了个扫把帮他扫了起来。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东方家和别人合资买下这个房子,不是出于做慈善的目的,从住在里面的孩子要收费这点就能看出来。东方纤云是东方家的人,管理这里的人都知道东方家的权势,对他都很客气,也不给他什么活干。

六、

印飞星上大学后,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一家新开的餐馆当服务员,吸引了不少女孩子前去吃饭。老板忍流光大手一挥,加薪。

东方纤云的室友问印飞星,你饭做得不错,怎么不应聘厨师呢。印飞星脸红了,目光躲闪了一下,说那个餐馆本来质量就不差,用不到他。

舍友凭借多年的单身经验,觉得他在撒谎,不过东方纤云在场,也不便多问,就岔开了话题。

等舍友走了,东方纤云和印飞星聊了几句别的,又提到了这个话题。

“飞星,”东方纤云脸凑近了一些,“刚才你没说实话吧,真正原因呢?”

印飞星脸又红了,用胳膊撞了东方纤云一下:“你.....知道吧?”

“我猜的不一定准嘛。”东方纤云拉住印飞星的胳膊,笑嘻嘻的说。

“也没什么......就是......我做饭的原因是咱俩的回忆......现在更是主要为了你......作为商品卖就没有意义了!”他掩饰性地扭过头,“就这样!”

东方纤云早适应了他的傲娇,把关键词“为了你”提取出来,开心的亲了他一口。

印飞星红着脸,说了声“我有课中午见”就跑了。

中午东方纤云有空也会去店里帮忙,被问及就说是来帮亲属的忙,塞了问的人一嘴狗粮。

不过他是学生会主席,空余时间少一些,去了往往就错过了高峰期。

印飞星也不和他客气,店里忙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工作,店里不忙的时候找张空桌子看书让东方纤云去工作,碰到有要东方纤云联系方式的人才去刷个存在感。午饭他一早就做好了放在饭盒里温着,等闲下来他盛到盘子里,和东方纤云一起吃饭,看东方纤云狼吞虎咽笑着说一声“出息”。

其实他选择餐馆打工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餐馆里有厨房。他和老板商量好,他和东方纤云的饭自己做盘子自己刷,食材的费用从工钱里扣。其实土豪忍流光不在乎细节,而且餐馆的客人不少,就算把两人伙食包了也亏不了。不过他一看印飞星自己要求扣钱,也没兴趣主动提出包饭费,这事就这么定了。

东方纤云曾问过印飞星,每天中午做饭会不会时间紧张,印飞星说:“不要紧,这些时间我还是能空出来的。更何况,我不希望我做的饭变了味道,更不希望你吃的时候感觉不到这是我做的。我想要你的舌头永远适应我,甚至想要你只适应我。”

这次印飞星难得坦诚,可惜当时东方纤云在纠结自己的感情,听了这些话心跳加速,更纠结了,连忙说:“那都听你的,我当然最喜欢吃你做的饭了。”

七、

他们小时候住的房子有一个规矩,成绩好的孩子住的房间就好。

东方纤云和印飞星搬到好一点的屋子里去住的时候,自然引发了一些孩子的嫉妒。

东方纤云家底硬,他们不敢招惹。印飞星来的时间短又没有关系,他们就欺负印飞星,譬如扣掉他的零食,故意递给他一份少量的饭菜。东方纤云能帮则帮,但他毕竟也只是一个人,他拦住一个孩子就有另一个孩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对印飞星不好,更何况他拦不住孩子们的窃窃私语。

大人们对此几乎是坐视不理,只要不是东方纤云被欺负,孩子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他们不太管。东方纤云和印飞星反映过几次,孩子们就把要么东西悄悄放回印飞星的位置上,要么就说自己闹着玩的。不管看没看出来,只要没有明确的证据,大人们就顺着台阶下了。

那时东方纤云并不受东方家重视,他们只会满足他很小的东西,比如不在东方纤云在场时对他们告状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出资人之一逍遥渡影是少有的认真帮助他们的人,但管理者不只他一人,他自己也有工作,总有照顾不周到的地方。

后来东方纤云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印飞星。

再后来他们学会了藏一包泡面,在屋里泡上。

“八戒,我觉得泡面比煮的好吃。”东方纤云闻着味就觉得馋。

“我也这么觉得。”印飞星也馋,等面泡好了两人一人一半分着吃。

八、

他们第一次煮面并不顺利,两人抽空偷偷看了煮面的过程,又搜了百度,理论知识足了实践却不够,水差点溢了。

面煮的软了,两个孩子也尝不出来软硬的区别,他们在乎的是调料包的味淡了。

两人把碗和锅刷了放回原处就往回走。他们是偷偷用的厨房。

学会了煮面以后,煮面都是由印飞星来做的,因为他内疚东方纤云因为把饭菜分给他饿肚子,所以揽了下来。

再后来印飞星尝试做一些复杂的菜,东方纤云负责放哨和刷锅。

“我个高动作快,不容易被发现。”在印飞星提出不能让他一个人干这活的时候,东方纤云说出了这个拉仇恨的理由。

印飞星给了他一个白眼,不过他当时确实比水池高的不多,刷碗尚可刷锅就费劲了,就勉强同意了。

图源淘宝

图源淘宝

张楚岚真是把马仙洪看得透透的......


其实等三天也有为马仙洪着想的意思吧。


看评论有人说马仙洪找张楚岚是因为张楚岚把宅男马仙洪的手办和主机砸了……😂

侠风

侠风

天王线未明的思考

侠风

侠风